导航菜单

解密做空机构狙击手法:中概股做空潮背后的危情与价值趋势-空难

受此影响,爱奇艺股价一度大跌逾11%,但随着爱奇艺随即发布澄清公告,股价最终收复失地。

中概股“回击”挑战面对财务质疑与做空狙击潮起,中概股如何采取有效回击做法,俨然成为新的挑战。

做空打法更显“高大上”一位经历2012年中概股做空潮的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坦言,如今做空机构对瑞幸、爱奇艺、跟谁学的做空手法,相比8年前已截然不同。

然而,爱奇艺暂时躲过做空狙击,并没有改变华尔街对冲基金对中概股避而远之的态度。

“在爱奇艺被做空狙击后,我们一晚上削减逾20%中概股头寸。毕竟,我们不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被做空狙击的对象。”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目前多数对冲基金一方面承认瑞幸财务造假是“个案”,另一方面也意识到在瑞幸承认财务造假后,中概股正因财务质疑而遭遇新一轮做空狙击。

Gordon Johnson坦言,随着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持续发酵,未来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窗口期可能会关闭。因为多家持有瑞幸股票的对冲基金遭遇投资亏损后,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暂时不打算参与中资企业的IPO路演,除非相关部门采取新的监管措施确保中概股的财务数据真实可靠。

一位熟悉Wolfpack Research的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认为,这背后,是Wolfpack Research打算借着瑞幸财务造假所引发的市场恐慌,通过做空报告将市场恐慌情绪迅速转化成做空行为,从而令自己快速投机做空爱奇艺“得胜而归”。“目前做空机构对中概股的狙击,不像以往采取一招致命的做法,而是分步骤进行。”

上述国内大型会计事务所合伙人坦言,随着瑞幸与好未来相继承认财务造假,不排除美国证监会SEC等金融监管部门以此为契机,要求拟赴美上市公司必须提供更全面的审计底稿等财务信息以证明自身财务真实性。

“2012年前后,大量中概股都是通过反向收购,从OTCBB市场借壳上市登陆纳斯达克,本身财务数据就存在不少瑕疵。加之他们也没有聘请四大会计事务所参与财务审计,因此做空机构只需通过分析他们财务数据,找出其营收、利润、业务增长之间的逻辑漏洞,就能轻松指控他们财务造假,从而做空获利成功。”他回忆说。如今,做空机构的手法更显得“高大上”,一是浑水曾斥重金租借无人机,航拍辉山乳业养牛场以确认其饲料是否自给自足,此次又有做空干脆重新聘请大量人员实地考察大量瑞幸门店核查其是否夸大单店销售业绩。

原标题:解密做空机构狙击手法: 中概股做空潮背后的危情与价值趋势

4月7日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爱奇艺被市场研究机构Wolfpack Research做空,理由是爱奇艺的2019年收入被夸大80-130亿元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中美金融监管部门就中概股是否递交审计底稿仍存在争议,相关操作能否顺利实施,还需要双方彼此协调沟通。

“不过,Wolfpack Research对爱奇艺的做空指控,显得相当仓促。”前述这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指出,原因是DAU等运营数据高低未必与实际会员收入“划上等号”,无法作为质疑爱奇艺财务造假的直接证据。这也是爱奇艺给出澄清报告后,股价得以迅速回升的主要原因之一。

二是越来越多做空机构对财务是否造假的逻辑分析更加“专业”,比如此次Wolfpack Research通过分析爱奇艺的DAU(Daily Active User,即日活跃用户数量)等非现金交易类运营数据,指控其夸大约42%-60%用户数量。

一位经历2012年中概股做空潮的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坦言,如今做空机构对瑞幸、爱奇艺、跟谁学的做空手法,相比8年前已截然不同。

【每周报告】

随着瑞幸(NASDAQ:LK)承认财务造假,海外机构再度出手做空中概股。

“事实上,无论是瑞幸,还是好未来教育集团(NYSE:TAL,自曝员工虚增营收),都不是主动曝光财务造假的,而是受到审计机构的压力。因为审计机构有责任举报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与其由他们举报令上市公司声誉大幅下滑,不如自己主动披露,负面效应可能相对小一点。”他指出。随着瑞幸与好未来相继自曝财务造假,以及爱奇艺遭遇做空狙击,中概股未来走势正重蹈2012年的覆辙:一是部分已在美上市的中概股无法忍受股价走低与潜在财务质疑做空压力,转而寻求私有化回归A股。二是拟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因财务质疑,可能再度遭遇“流血”上市困局。

“最好的回击做法,就是针对做空报告所指控的内容,拿出相应的审计底稿,包括合同、现金流水进展等财务数据进行回应,以证自身清白。”一位国内大型会计事务所合伙人指出。

一位中概股财务总监也认为,在爱奇艺遭遇做空狙击后,他们已收集齐全所有的审计底稿,只要做空机构“挑战”,他们就公开相关财务数据进行“回击”。“但我们现在比较担心的是,有些审计底稿与商业合同涉及商业秘密,一旦公开可能会引发额外的商业纠纷。”

对冲基金Axiom负责人Gordon Johnson表示,相比2012年中概股做空潮,如今做空机构在打法与策略方面有了诸多“改进”。一是他们不再锁定那些通过反向收购借壳上市的小型中概股,而是直接狙击那些备受资本市场追捧,但概念性极强(缺乏营收利润支撑且一直处于烧钱扩规模阶段)的热门中概股;二是不再从中概股财务报表里寻找瑕疵,而是花重金聘请大量人员或高科技公司进行实地调研考察,收集到更直观的证据质疑企业财务造假;三是他们善于利用做空报告的影响力,迫使审计机构对中概股从严审计,从而证明自己对中概股财务造假的判断。

“因此我们正在评估爱奇艺被做空,瑞幸与好未来相继承认财务造假等风波,对未来中国企业赴美上市所带来的新压力。”一家美国投行企业IPO承销部门业务主管表示,目前他们已建议个别拟赴美上市的中资企业转而前往港交所IPO。毕竟,若越来越多中概股遭遇财务质疑,即便拟上市公司财务清白真实,也容易遭遇流血上市状况(即企业估值与融资额大幅缩水,甚至在扣除上市费用后所剩无几)。

解密做空机构狙击手法:中概股做空潮背后的危情与价值趋势

三是做空机构擅于“借助”审计机构佐证自身的判断。这背后,是众多中概股汲取了2012年财务质疑风波的教训,纷纷聘请四大会计事务所参与审计给自身财务真实性“增信”,但这也让做空机构看到新的机会。只要自身做空报告内容“言之凿凿”,审计机构就不得不对上市公司运营数据从严审计,从而更容易发现那些被虚构的财务信息。而审计机构在举报压力下,中概股不得不主动承认财务造假,反而给做空机构“名利双收”。